昨晚的梦    
2010-01-04

他联想到自己的妻子已经垂死多年而泪流满腮。
我安慰他并成为他的肩章,去战斗和整个“共产主义社会”!


  Posted at  2010-01-04 17:22:13  Edit | Trackback(0)

Comments